节操方块

填坑火葬场

天使01

之前的那个天使梗的正文,写互动的时候差点就忘记了他们今天本来要干嘛
主要cp:bs,12,timkon,damijon


哥谭的夜晚,疯子越狱,这意味着罪案的发生和不得安宁的追逐战。
将小丑堵在一个废弃仓库的蝙蝠侠懒得听对方疯疯癫癫的话语,他还得赶回去吃个晚饭,即使现在已经将近十点,但是今天是杰森的忌日,所有人都得回来。
虽然蝙蝠侠知道如果哥谭仍有事件发生,他也会抛下这个约定立刻赶过去,带着失约的愤怒和愧疚。
“噢~小蝙蝠,你看起来一点也不想听我说话,让我想想看,是赶着回家吃饭吧?”对方意有所指的话令蝙蝠侠皱了皱眉,随即蝙蝠侠就注意到仓库门外传来轰鸣声,哈莉一边驾驶着机车撞破铁门直往蝙蝠侠的方向冲,一边向对方扔下几个炸弹,蝙蝠侠只好往旁边的堆积的纸箱后跳,躲避这一波爆炸的冲击。
“替我向小鸟们问好,哈哈哈哈哈”
小丑跳上哈莉的机车扬长而去,蝙蝠侠刚想召唤自己的蝙蝠车去追就听到“碰”的一声,机车撞在了废弃仓库的墙上。
“这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车好像被什么撞了一下。”
“噢~这又是被诅咒的蝙蝠侠新产生的什么超能力吗?”
知道自己逃不掉的小丑干脆自暴自弃地躺在地上看着蝙蝠侠跑过来用绳子将他和哈莉绑起。
“亲爱的,再怎么下去蝙蝠侠会变成蝙蝠怪物吗?”
哈莉也配合着做出了害怕的表情。
“我没有产生什么超能力。”
用嘶哑的蝙蝠腔反驳了一句,蝙蝠侠向警局发了一个消息,沉默地等待着警车的到来。
“别这么说嘛,我最近听到了一个消息。”
小丑扬起标志性的笑容看向蝙蝠侠冷漠的背影,他知道他在听,“每个人都有守护着他的天使,哈哈哈哈,天使。”似乎是对自己口中会出现这么纯真的字眼而感到好笑,小丑笑得倒在了哈莉身上。
“你想说什么。”
蝙蝠侠如他所愿地转过身,被面罩包裹的脸上透着一如既往的冷漠。
“血祭。”
小丑停止了大笑,他用那种阴暗的包裹着疯狂但又极端理智的眼神盯着蝙蝠侠。
“如果用足够多的人去祭天,说不定就能打开前往天堂的大门。”
“。。。。。。”
蝙蝠侠沉默着,他感到耳边传来了一瞬的倒吸气的气音,仿佛是有个人就站着他旁边,因为小丑的话而震惊不已,但是他很明白这个仓库里只有他和眼前的两个疯子,一共三个人。
或者,对方不是人。
“只要天堂的大门打开,我们就可以去见我们的守护天使,哈哈哈哈哈哈”似乎是不满于蝙蝠侠的无动于衷,小丑恶劣地将蝙蝠侠心中的那把刀拔出来再狠狠地捅进去,“说不定也能看到那只早夭的小鸟,不过谁知道他会不会也是祭天的人之一。。。。。。”
“够了。”
在哈莉的尖叫中蝙蝠侠一拳将小丑打晕。
他承认这有点泄愤的情绪在里面,但是忌日晚饭的失约和对过往的愧疚让他烦躁不已,更别提有个他看不见的东西一直跟着他。他讨厌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
不过刚刚小丑说的事,可能是某个线索,对方从来不会无缘无故说出一些疯话,即使从对话口中说出的任何话语都让人觉得他是个疯子。
这件事已经困扰了他和他的家人三年,他们至今也无法从这个阴影中走出来,或许一辈子都不会。
“告诉我,他刚刚说的话,是从谁那里得知的。”
蝙蝠侠用上审问的气场去逼问哈莉,他不会伤害她,但是在某些事情上他也不会心慈手软。
“我也不知道。”
哈莉摆出无辜的样子,而仓库外也响起了警笛的声音。
看来今晚无法再在这里得到更多信息,蝙蝠侠果断地选择离开这个地方,而哈莉在对方离开后则松了一口气。

好戏要开始了。

驾驶着蝙蝠战机回到蝙蝠洞,布鲁斯脱下盔甲,往浴室走。
“我知道你在这里。”
在进入浴室前,布鲁斯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这让人觉得他是个对着空气说话的傻子。
克拉克沉默地飘在不远的地方想着,神给他的道具仍在发挥着效力,只要他不说话,谁也不会知道他在这里,就像一个幽魂。
“我不知道你跟踪我是为了什么,但是你最好不要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撂下威胁性十足的话,布鲁斯狠狠地关上了浴室的门。
起码没说滚出我的哥谭,大天使在心里安慰自己,或者他们是该谈谈了,鉴于他今天所听到的话和连日来的观察,事情恐怕会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三个小时前
终于搞定公司的文件,提姆拎上西装外套准备离开,刚打开门就撞到了进来送咖啡的秘书,咖啡直接拎了他一身,然后他又想起了自己五分钟前让对方端咖啡的吩咐。
提姆摆摆手让对方别在意,告诉对方可以下班之后,走进了更衣室换了一套休闲点的衣服。这让他看上去更像个刚成年的小伙子而不是天天坐在公司里被压榨的小可怜总裁。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尽管他并没有感到太大的悲伤,但是也无法觉得开心,再次失去亲人的感觉,让他难以维持平静。
叹了口气,提姆看着办公室落地窗外塞满车辆的马路,决定今天坐地铁回家。当然了,没有地铁能通到韦恩庄园,所以他还得去藏摩托车的地方骑车回去,但起码比自己现在开车快,下班时期的车流是难以想象的拥堵。
虽然是为了尽量缩短回家的时间而抄了一条混混聚集的小路去地铁站,但只是拐进了一个小巷子里就被一个人拿着枪指着头打劫,还是让提姆感到了一丝心塞。
提姆装作害怕地缩着脖子,嘴上说着饶命的话然后在对方嘲笑他的软弱而失去防备时,一把躲过他的枪将对方撂倒在地。
对方被揍趴的动静似乎吸引了其他混混的注意,提姆决定跑起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但是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这群混混显然是不想放过他这只肥羊,前后包抄将他引进了一个死胡同。
看着一群拿着棍子和枪的混混不怀好意地渐渐靠近,提姆在心里计算着如何更快地将这群人放倒,离开这里。
打斗一触即发,对方虽然武器在手而且人多势众,但终究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在经验丰富的练家子面前还是一点一点地被瓦解。
看上去是他们之中地位比较高的那个混混被这个场面惹怒了,推开其他人拿着机枪对着提姆就是一阵扫射,小巷子没有任何遮掩物能替提姆挡下这次攻击。
一边用从混混手中抢来的棍子挡下大部分的子弹,挂彩已经是无法避免的事情,提姆忍着被子弹扫过的疼痛蓄力,准备跃起,通过墙面接力一脚将拿机枪的人踹倒。但是这个计划还没实现,那些混混就被一个少年全部揍晕了。
事情发生得有些突然,但是提姆还是清楚地看到了一个凭空出现的少年将那些空有一身肌肉的壮汉一拳揍晕。
老天,他力气可真大。
亲眼看着对方直接将一个比他高的多的人提起掀翻在地上,提姆不由得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对方的动作没什么搏击上的技巧,只是单纯地用力量碾压,就将提姆解救了出来。对方拉着他跑出了小巷子后才松了一口气,询问他有没有受伤,伸手就想撩起他的衣服查看他的伤势。
但是提姆怎么可能会让他看,先不论被陌生人动手动脚的不悦,他身上那些正在渐渐愈合的伤口就不能让这个救了他的少年知道。
对方看着他抗拒的动作,不好意思地说了句抱歉。
“我有个弟弟,老是出去玩的满身泥回来,所以我习惯了。”
对方坚毅的脸上流露出的笑容给他加分不少,提姆这才意识到他的救命恩人是个健朗型的帅哥,还有一对好看的蓝眼睛。
“没事的,我没受多少伤,哥谭人总会有些自保的手段,我回家拿药涂一涂就好了。”
露起一个乖宝宝的笑容,提姆让自己表现得无害而真诚,但是对方盯着他若有所思的样子让提姆怀疑自己的伪装是否露出了破绽。

这个人类身上的伤正在愈合。
通过透视眼和空气中血腥味的减少,康纳敏锐地感到了一丝不对劲,直觉上他觉得这和他正在调查的事情有关。

“我该回家了,谢谢你今天的帮忙,能否留下你的电话,我改天请你吃顿饭以示感谢。”
提姆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等着对方的回应,对方却流露出了一丝窘迫。
“抱歉,我的手机没带在身上,然后,能让我送你回家吗?”
少年羞涩的样子让人心生好感,提姆欣然答应了对方蹩脚的请求。
这也许是个不错的机会。

手机这种东西根本没有,康纳对自己的失策感到了一丝懊恼。虽然来人间时带了足够的钱,但是从未在人间真正生活过的康纳只是和克拉克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后,就分开行动独自一人在街头徘徊,寻找那些与魔法有关的蛛丝马迹。幸好对方没有回绝他蹩脚的请求,否则他就要像个幽魂一样偷偷跟踪对方回家了。
这也许是个不错的机会。

两个人怀着自己的小心思进了地铁口,丝毫没有察觉到两人的脑电波不在一个频道上。

两小时前
罗宾收到蝙蝠侠去追击小丑的信息,而他则留下搞定其他越狱的人,然后尽快回家吃饭。
托德的忌日。
罗宾一边蹲在屋顶上观察着周围,一边想着今天的特殊意义。那场他并没有亲眼看到的灾难,那时他还在国外训练。失去这个老是和他一言不合就打起来的哥哥并没有让他像父亲那样几乎要被悲伤压垮,也没有像他的大哥那样变得偏执,他只是和他的三哥一样,无法平静。
这很难受。
罗宾决定把这个悲伤的小心思暂时压下,等他搞定了今晚的事情,回到家后,可以尽情地任由情绪淹没自己,但是现在不能。

将漏网之鱼的动向分析完毕,罗宾骑上自己的摩托车,准备出击。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一个小孩被抓住了。
对方手上有人质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那个小孩有些太过活泼了,丝毫没有被坏人抓住的危机感,只是喊叫着让他们把抢了简的东西还回去。
所以这群人还抢了一个小女孩的东西。
罗宾隐藏身形蹲在树上看着这场闹剧。
那群人似乎有些不耐烦,毕竟他们还处于被追捕的状态,其中一个人一把将小孩推到地上,威胁对方再说一句话就把他的嘴撕烂。而小孩不服气地站起来拍了拍屁股,然后嘟着嘴,愤怒的那种,但还是嘟着嘴,瞪着对方让他把抢的东西交出来。
罗宾对这个小孩的不知天高地厚感到无语,在大汉要一拳把这个看上去瘦弱的小子揍趴在地上时,射出绳索,将自己荡过去,然后一脚将大汉踹倒在地上,再利落地着地。
“酷。”
小孩对他从天而降的举动发出了一声感叹,接着就灵活地躲开了一个想把捉住以此来威胁罗宾的家伙。
“乖乖在一边躲着。”
罗宾向小孩下了命令,扔出几枚蝙蝠镖作掩护,开始进行收复工作。虽然对被当成累赘而感到不满,但是小孩被他制服敌人的动作所吸引,也就没有出声,乖乖地站在一旁等着。
罗宾将人捆好并向警局发了信息之后,小孩已经从那群人身上搜到了他今天被抓的原因——一个音乐盒。
>TT<
罗宾有些不满,就为了这么一个破盒子跑这么远?
“这个是简奶奶的遗物,很贵重的。”
小孩倒是很宝贝地抱在了怀里。
既然是老人的遗物,那也无话可说。
“你在这里等着,警察很快就会来,到时候就快点回家,别再自己一个人晚上跑出来。”
“你怎么知道。。。。。。”乔纳森心虚地闭了嘴,然后又跟上了罗宾准备离开的脚步,“那个,你能送我一趟吗?我得把它还给简。”
>TT<
“警察到了自然会送你的,别来烦我。”
“不能让警察来!”
乔纳森一把抓住罗宾的帽子,在对方不满的目光中,用他那双蓝的过分的眼睛祈求对方会心软。但这个对方是罗宾,而罗宾不会心软。
“今天是简奶奶的忌日,没了音乐盒,简会哭一个晚上的。”
“。。。。。。她住在哪。”
“不知道。”
面对小孩不好意思的歪头笑,罗宾没忍住一把敲了一下对方的脑袋。
“你是傻的吗?什么都不知道就跟着一群坏蛋跑这么远。”
隐隐着怒气的声音让乔纳森心虚地低下头,然后又抬起头来。
“我让她在广场等我的,才过了一个小时,她肯定没走!”
看着小孩信誓旦旦的表情,罗宾只能心塞,看来这麻烦事是摆脱不了了。
“那她在哪个广场。”
“额。。。。。。有很多鸽子的那个?”

真是够了。

动用蝙蝠电脑,将几个平时鸽子聚集最多的广场搜出来,再让小孩认出来,已经花了半个小时,其中不乏罗宾对小孩的嫌弃而引起的争吵。
这顿晚饭看来是别想准时吃了。
将小孩送到广场,一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人激动地抱住了乔纳森。
“天啊,你跑哪去了,你被抓到的时候我都快急死了,没受伤吧?”
看来那就是简了,还以为会是个和他一样年纪的小姑娘。
罗宾站在一旁看着。
简感激地请了两个人吃华夫饼,并嘱咐“哥谭的小义警”罗宾要好好送乔纳森回家后,才抱着她的音乐盒离开。
起码华夫饼让罗宾的心情好了一点,他转过头看向坐在长椅上的小孩。
“你家在哪。”
“我可以去你家玩吗?”
同时说出口的话让罗宾挑了挑眉。
“你再不回去,不怕你父母打你屁股吗。”
“他们不知道。。。。。。额。。。。。。我过了十二点就会自动回去的了,你放心吧。”
“你是灰姑娘吗?”
看着明显心虚地开始想借口的小孩,罗宾再一次感到无语,再不回去阿福就该来问了,而现在将近十点,就这么留着对方在外流浪,在哥谭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只是一晚,明天醒了立刻给我回家。”
无视小孩的欢呼,罗宾在心里唾弃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妥协。

这都是因为托德。哼。

一小时前
提姆在自己的一处安全屋楼下和康纳道别,并约定下次在地铁口相约去吃饭。
在楼梯口看着对方离开后,提姆将车库里的摩托车开出,往韦恩庄园的方向飙。
而康纳也戴上了神给予的道具,飘在明显有很多内幕的提姆身后。
看来自己还是像个幽魂一样跟着别人身后跑了。
康纳在心里调侃了一句。

现在,十一点
韦恩庄园,原本是为了杰森的忌日而聚集的家庭之夜,变成了七个人坐在客厅里。
布鲁斯和他的三个儿子,克拉克和他的两个亲属,而老管家则站在一旁看着他们沉默地如同雕塑。
空气中一股尴尬正在流动。

评论(7)
热度(89)
©节操方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