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方块

填坑火葬场

摸鱼(又名海的男儿/肋骨)

罗斯放下手中的画笔,他看着眼前被油彩装饰的世界,蓝色与白色的碰撞,如同流动的水,然而中间的一大块空白让这幅画像是缺失了什么一样,并不完美。


这当然不完美,这幅画并没有完成。


罗斯苦恼地看着那块被特意留出来的空白。他现在遇到了瓶颈,他知道他要在里面画上什么,但却没有清晰的轮廓。


罗斯站起身,他放弃了无作用的想象,穿上钓鱼套装,拿起鱼竿准备出海。


他需要一些实在的灵感。


开阔的海面非常平静,现在还不是风季和冲浪人疯狂的时节,偶尔几只海鸟飞过,留下几声鸣叫。


罗斯将自己的小木船划到离海岸足够远的地方,这表示在这里翻船将会非常麻烦。罗斯期待地吹响了手中的海螺。


海螺发出的声音其实很小,但是罗斯并不介意,他用鱼竿的渔线绑上一根骨头,用了一个熟练的姿势甩进海里,开始耐心地等待。


过了一会,一个黑影出现在罗斯的小木船下面。罗斯满意地勾起嘴角,开始收竿。


鱼上钩了!


“罗斯,好久不见~”


人鱼握着骨头,任由罗斯把他拉上船,深红色的鱼尾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漂亮的光芒,与罗斯猩红的眼瞳中所蕴含的笑意交相辉映。


“挺准时的嘛肋骨鱼。”罗斯笑着一拳锤上人鱼的肚子。


“为什么准时了还要打我!!!”


“这么轻易被钓上来了。”


“什么轻易,你不是吹了我送给你的海螺吗?而且除了你还有谁会用骨头钓鱼啊?!”阿鲁巴愤怒地摆动着鱼尾,要不是船上太干燥,他早就甩对方一脸水了。


“原来你是骨头控。”


“不是!”


罗斯将气呼呼的人鱼面对面地抱在怀里,手搭在阿鲁巴的腰间,皮肤和鳞片的交界线让他有点爱不释手,虽然人鱼全身都滑溜溜的。


“要好好抱紧,不然就会(物)滑(理)下(你)去了。”


“我看到了括号里面!”


在被阿鲁巴的粘液蹭满身之前,罗斯将阿鲁巴放回了水里。


“要回家了肋骨鱼。”


“又拿我来当苦力………………”


阿鲁巴潜回水里,双手推着小木船,鱼尾开始摆动。小木船像是上了马达一样,开始超速冲向海岸。罗斯戴上墨镜,享受着清凉的海风。


罗斯其中的一个家就在海岸边,海水与地下室的一个水池相连,他经常来这边画画或者钓鱼。


阿鲁巴熟练地将小木船推上浅滩再游回水深较大的海域。罗斯独自一人走上岸,规律地进退的海水一下一下地淹没他的脚。人鱼如果不吃特殊的药物便无法在陆地上快速地走动,而且比起水干燥得多的空气也会让人鱼脱水而死。


“那我就先去水池了。”人鱼拜拜手,罗斯眨了一下的眼里就出现了那漂亮的红色鱼尾,再眨一下,最后就只剩下无边无际的大海。


罗斯将小木船栓好在岸边的木桩上,拿起鱼竿回家。


换好了背心短裤,罗斯赤着脚走进地下室,他的客人正趴在水池的边缘看他出发前未完成的画,鱼尾一摆一摆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罗斯走到水池边坐下,双腿泡在水里,阿鲁巴直起身子看着他:“罗斯你还没有说今天找我来干嘛。”


“摸鱼。”


“哈?”


人鱼的胸没有乳头,他们不需要哺乳这项生理功能,所以当光滑一片的胸膛遭受到了罗斯的抚摸时,阿鲁巴不明白他的人类朋友在做什么。


人鱼半透明的红色鱼鳍因为接触到空气而贴在手臂上,耳朵隐藏在发丝之下,罗斯知道它们也是半透明的红色薄膜。颈侧的鳃同样因为接触到空气而闭合,只剩下几条不明显的线。罗斯用手和视线细细描绘着他的人鱼朋友。


阿鲁巴歪着头问:“罗斯你在做什么?”


“我在想人鱼好不好吃。”罗斯做出了憧憬的表情。


“这是犯法的!”阿鲁巴迅速向后游了几步。


人鱼的上半身暴露在空气中,腰腹处逐渐变成鳞片,最终被海水掩盖,留下模模糊糊的红色鱼尾。


罗斯盯着水下红色的色块开口嘲讽:“一只肋骨鱼能有什么营养,只能拿来炖汤了吧。”


“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要吃掉我吗?!”肋骨鱼听到这句话,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当然不是,肋骨鱼有什么好吃的。”


“真是的,要是没什么事我就要回去了,我也是很忙的。”阿鲁巴说着就想潜回水里。


“那就再见啦肋骨鱼,尾巴那么红一看就有毒。”


“你的嘴巴才有毒!”


最终阿鲁巴还是送了罗斯一脸水。


罗斯没有画完的那幅画在当晚就完成了。蓝色与白色的碰撞之中,被留出来的空白填上了一条灵活的红色人鱼。


————END ❀.(*´▽`*)❀.————


电脑课摸鱼之作——真●摸鱼


谁来把罗斯那幅画画出来 _(´ཀL`」 ∠)


评论
热度(19)
©节操方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