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方块

选择云吸猫

黑塔异志、偏传

第二个片段


阿尔还只是初级机械师的时候就已经知道马修的存在,这是他的养父——那个粗眉头酒量差爱喝茶娃娃脸的魔法师——亚瑟告诉他的。亚瑟的老对头收养了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性格却完全相反的孩子,阿尔只是惊奇了一下也没在意,他当时关心得最多的是如何快点成为中级机械师。

 

因为那只和他相同职业的西伯利亚熊已经快要赶上并超越他了,那只可恶的熊因为有一点魔法天赋所以制作出来的武器各方面的属性都有加乘,这让阿尔很是气愤和不爽,他也想找魔法师或者是会魔法的帮帮忙。不过阿尔不想找他的养父,因为肯定会被毒舌,而且也不一定会成功,家里因为他的魔法练习和罗莎那个巫女的实验已经炸了无数次了,阿尔并不想自己辛辛苦苦做出来的被炸掉。

 

为了和伊万抗争到底,阿尔只好找那个——年龄不明家里一堆熊孩子爱财毒舌起来无人能敌同样爱喝茶娃娃脸的法师——王耀帮忙了,虽然他可能也不怎么靠谱但当时他所认识的人里只有他能帮上忙了。不过重点是他收钱,所以阿尔成为中级魔法师的时候欠了王耀一大笔钱。

 

当年躲债的日子真是鸡飞狗跳心力憔悴!

神奇的是那段日子激发了阿尔的英雄感,从此以后他就多了个口癖。

至得庆幸的是,阿尔当上中级机械师的时间比伊万早了一天,他得瑟了这件事一个星期。

 

然后,离家出走了。

 

原因大致有三:

一,家庭原因(每天的黑暗料理+平均每个月炸三十次的家+家/庭!暴\力)

二,个人原因(叛逆期的中二病+老王每见一催的讨债)

三,讨厌的西伯利亚熊

 

阿尔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W城后,去了血枫林。

其实血枫林就在W城郊外的一个较偏僻的地方,翻两座山就到了。在第二座山的山顶上,阿尔正欣赏着那令人叹为观止的风景。

 

血枫林就像一点红,像王耀经常画的那些水墨画一样,单单用毛笔沾上红墨汁后往纸上一点,红墨汁向外延伸的样子,很美。只可惜有几棵绿色的枫树破坏了美感。

 

没错现在是春天,阿尔的目的地就在那里。出来的时候阿尔并不知道要去哪,然后他就心血来潮的想去血枫林,想去看看那个传说中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血枫林的主人。

 

但很不幸的是阿尔迷路了。

 

进入血枫林,走了十多分钟找到血枫河,在河的分支上犹豫了一会儿随便选择了一条后走人。三十分钟后,阿尔追着一只不明生物跑,原因是不明生物抢了他的蓝蓝路。追了几个小时后没气的阿尔坐下来休息,不明生物和血枫河都已不见踪影。

 

休息完重新出发,然后在经过了无数次刚才休息的地方之后,阿尔怒了,同时他不得不承认帅气的Hero竟然迷路了。拿出一支枪向周围的枫树扫射以泄内心那翻涌的怒气,阿尔的攻击惊起飞鸟几只和落叶无数,甚至还把几棵树给轰倒了。

 

最终他被愤怒的熊二郎先生一爪子抽晕,然后被拖向了未知的地方。

 

如果你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昏倒了,在醒来时发现你与别人躺在同一张床上,你是果着的,当然他也是果着的,那么你会有什么反应呢?

 

阿尔闭着眼摸了摸之前被袭击打中的后脑勺,不疼,按一按......次奥!!!疼死了QAQ揉了揉明显上过药的伤口,阿尔挣开眼睛,抹掉因疼痛而泛出的泪水,然后他后知后觉的听到了耳边小小的打鼾声。阿尔转过头,看到了他的小伙伴,不,床伴。

 

“..................”

 

沉默了三秒钟,阿尔告诫自己不要像个女人一样叫出来,做了几个深呼吸平静一下心情,阿尔伸手,快!准!狠!地拔掉了对方的一根胸毛。

“啊啊啊————小阿尔你干什么拔哥哥的胸毛!!!”

男人的声音带着疼痛和被人打扰睡眠的不满,阿尔以比他更大的声音吼了回去:“你最好跟我解释清楚为什么我们会果着躺在一起!!!”

“哥哥我也不知道啊!哥哥只记得昨晚和基尔他们去喝酒然后喝醉了,之后哥哥我就没有记忆了。”

“怎么了PAPA!!”

显然两人的声音召唤出了一个抱着熊的男人。

 

将饮料放在刚醒就大吵大闹的两人面前,马修微笑地看着他们,旁边的熊二郎先生抱着一碟饼干吃得正欢。

弗朗撩了一下他那头淡金色的头发:“谢谢你小马修~又一次把哥哥我酒吧里带回来~”

马修笑着摇摇头:“PAPA不用道谢,是路德先生通知我的,而且抗你回来的是熊吉郎先生”熊二郎挥了挥他带着饼干屑的爪子表示不用谢。

弗朗抽了抽嘴角,继续风度翩翩的说:“那小马修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哥哥我和小阿尔会果着躺在一起吗?”

一旁打量马修难得不闹腾的阿尔也一脸求真相的看着马修。

马修推了推眼镜:“是这样的......”

 

今天早上,接到路德先生电话的马修和熊二郎一起赶去酒吧找弗朗先生。将酒钱付好并回收弗朗先生后,熊七郎先生跑出去玩了。五分钟之后抗回来了一只阿尔,由于两个被抗回来的人都坐在沙发上而且是靠坐在一起,所以弗朗先生就吐在了阿尔身上。

马修将两人的衣服脱掉并扔进厕所的洗衣盆里,然后熊五郎先生将两人抬进客房扔在床上,马修将衣服泡在水里之后去厨房煮解酒汤。过了一会让熊一郎先生照看厨房的马修又跑去让弗朗先生漱口,接着替阿尔擦药。

擦完将熊九郎先生端过来的煮好的解酒汤喂给弗朗先生,喂完再替两人盖好被子。初春的天还是有些冷的。马修坐下来休息了一下后又去洗碗洗衣服。

 

总之,这是一个忙碌的早上。


评论
热度(1)
©节操方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