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方块

填坑火葬场

【晴博群活动】人偶

一个一点都不惊心动魄也不鸡飞狗跳的平淡如水的日常文
文中博雅穿的那套衣服就是那套金灿灿的大神成就限定套装
ooc都是我的

“emmmmm,所以,这里是哪里,地狱?天堂?好吧,这看起来更像一个卧室,但他也太大了吧!难不成我是到了什么巨人国吗!!”

一觉醒来的源博雅发觉自己被一片柔软的白色所包围,白色在他前方拱起形成一个山洞,凉风从那里徐徐袭来。等源博雅挣扎着爬出那片柔软的海洋之后,良好的目力让他意识到,刚刚困住他的是只是一床无比巨大的被子。
这太诡异了,爬上被子环视一周之后,源博雅发现这是个陌生的日式居室,房门打开了一半,刚刚的风正是从那里吹进来的,而且周围的一切看上去都无比巨大,他有些无奈地说出了文中开头的那段话。
跟着晴明解决平安京的妖怪问题这么久,源博雅自觉什么怪事都见识过了,但是他还没试过这些怪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坐在原地干等也没用,源博雅爬下被子,打算出去看看,他身上穿着金云箭羽,弓也背在身后,虽然源博雅觉得以自己现在只有原本一只手的大小,遇上正常大小的妖怪怕是只有逃命的份,不过有武器在手,总还有几分安心。
源博雅小心翼翼地走到门口,探出头来谨慎地左右张望。这里似乎是一个作坊,不远处的架子上晾着不少布料,或许是天色尚早,工人还没有来开工,作坊内除了鸟鸣声,就只剩下街道上早点档吆喝的声音。
源博雅闻了闻飘进来的食物香味,那是神乐很喜欢吃的包子铺,那么按照自己对平安京的了解,自己现在身处的就是包子铺附近的一家制衣坊。
这就难怪会有这么多布料在晾着了。源博雅径直往制衣坊的门口走,打算趁着工人还没来直接溜出去,之后沿着大街的方向出了城,就能到达晴明在城郊外的住处,到时候这个窘况就有办法解决了。

“娘亲,我的娃娃不见了!”
刚走到门口,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源博雅的身后传来,害怕被发现的源博雅身手利落地躲到了放置在门口的一个染缸后面。在阴影处探头一看,一个女孩子从源博雅刚才醒来的房间里走出来,慌慌张张地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我只是去洗了个脸,回来之后雅雅就不见了。”
“是不是睡觉的时候踢到角落里了?娘陪你找找。”
女人一边哄着一边和女孩子进了房间,源博雅默默摸了摸自己温热的皮肤,感情自己原来还是个人偶,难怪自己变小了就算了,还被扔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源博雅在心里分析着自己的状况,想着该怎么尽快找到晴明。他的心里并没有什么着急的情绪,刚醒来时对陌生的环境和缩水的身材而感到的慌乱也只有一瞬间,他相信晴明早晚会发现他的异样,然后来找他的。

而另一边,晴明的寮里已经炸成了一锅粥。一大早就起床准备找亲爱的博雅大人比试一下箭术的白狼,一开始没有在源博雅的房间里找到他本人,寮里两位男性的关系众所周知,白狼转身便往主卧的方向走。
“早上好,白狼桑。”
神乐打着哈欠从房间里出来,向经过的白狼道了声早。
“早上好,神乐大人。”
“你要找博雅吗?”
少女跟随着白狼的脚步向晴明的卧室走。
“是的,我想和博雅大人比试一下箭术。”
“嗯,但是要是博雅怀孕了的话,就不能和白狼桑比试了呢。”
“怀、怀孕??”
“是啊,玉藻前桑跟我说,晴明会让博雅怀孕,然后生出小孩子。”
少女面无表情的脸上透露出的天真让白狼感到一阵大事不妙。
“不过想也知道是骗人的。”
“啊哈哈哈哈,是这样吗。”
神乐大人今天也让人捉摸不透呢。

待走到卧室门口,两人说了一声打扰了便拉开房门,晴明已经醒来,坐在地铺的被子上,似乎是还没有更衣洗漱,他的白色长发如丝绸般垂落在被子上,而他本人正看着躺在身旁的源博雅有些愣神,意识到两人走了进来才迟钝地向她们说了一声早安。
“晴明,你怎么了?”
“奇怪了,源博雅大人平时都比晴明大人起的早,今天却还在睡觉。”
“啊,其实是这样的,”晴明给源博雅压了压被子,但却改变不了这具躯体渐渐下降的体温,“博雅他灵魂出窍了。”
“什。。。。。。”
“什么?!博雅大人死了?!”
还没等神乐和白狼惊讶完,突然出现的小白嗷地一嗓子将这个消息嚷得全寮都知道了。而八卦这种东西,人或是妖都总是那么好奇心旺盛。
晴明无奈地看着一瞬间将他的房门围得水泄不通然后开始小声猜测的式神们,摆摆手让他们先安静下来。
“晴明,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博雅没有死,”晴明摸了摸神乐的头安慰担心的少女,开始向众人解释来龙去脉,“博雅中了一种蛊,名为替身蛊,能将人的灵魂暂时抽离然后附身到一些物品上,这原本是巫蛊师诈死的一种手段。看来是昨天收拾巫蛊师留下的蛊毒之害时,博雅不小心碰到了。”
“原来是这样,那要怎么才能破解?”
白狼担忧地看着源博雅安静的睡颜。
“放心吧,只要让八百比丘尼占卜出源博雅的灵魂所在就可以了。博雅中蛊不深,只要一天时间灵魂就会离开附身的物品,然后让灵魂回到躯体就可以了。”
但是如果灵魂离身体太远,那么他的躯体很有可能会因为缺少魂体而死亡,到时候就无力回天了。
晴明没有将最坏的结果说出来,他相信他的博雅福大命大,不会如此轻易地离开他。

“然后你就让八百比丘尼占卜,再让小纸人将我抬了回来?”
源博雅想起街道上人们惊讶的眼神就觉得一阵羞耻,他刚沿着墙根的阴影走到包子铺的时候,那群小纸人就突然冲了出来,一副要绑架的架势将源博雅抬起来就跑,跑的时候还各种蛇皮走位,惹得街道上的人都停了下来围观。幸好源博雅熟悉这几个是天天在庭院里扫地的小纸人,否则他就要当街把这几个来势汹汹的家伙射成筛子。
“对啊,”晴明轻笑地说道,“没想到博雅会附在人偶身上做了付丧神,而且还是这个限定版的。。。。。。”
“嗯?什么限定版?”
源博雅坐在庭院樱树下的石桌上给晴明做临时镇纸,听到晴明越说越小声的话,疑惑地抬起头问道。
“博雅不知道吗?”晴明眯起狐狸眼扇着扇子笑着说道,“坊间喜欢博雅大人的小姑娘们为了这个限量版可是日日夜夜地辛勤劳动呢。”
“你是说红叶她们做的那些人偶吗?什么时候又出了限定版?”
源博雅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做工精细得和他原本那件一模一样。
“看来博雅对这些东西还一无所知。”
“哈?这些女孩子家家的东西哪里有意思了,还不如和强大的妖怪打一架痛快。”
莫名觉得自己被嘲讽了的源博雅撇撇嘴反驳了回去,而晴明只是摇着扇子笑而不语。

当晚,源博雅就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并托座敷童子将玩偶还给制衣坊的姑娘。他不知道的是,这些限定版的人偶,身体尺寸、布料样式都是由某安倍氏阴阳师一手设计,而原型本人,就这么错过了一个了解另一半小爱好的机会。

评论(1)
热度(18)
©节操方块 | Powered by LOFTER